首页 |  走进工商联 |  要闻 |  新闻时讯 |  机关部室 |  直属商协会 |  市县工商联 |  法律法规 |  评论访谈 |  会员风采 |  基层工商联 |  通知通告 |  网站专题
您的位置: 贵州商会网 法律法规 → 消息称刘铁男仅涉受贿罪 金额达千万元级
法律、法规、政策、讲话
 
消息称刘铁男仅涉受贿罪 金额达千万元级
 

 从被实名举报,到被带走调查,历时一年半后,刘铁男终被提起公诉,标志着《打铁记》进入收官阶段。

最高检网站昨日发布消息称,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涉嫌受贿犯罪一案,侦查终结后经依法指定管辖,昨日已由河北省廊坊市人民检察院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显示,被告人刘铁男利用其担任原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工业司司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有可靠信源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刘铁男涉嫌的罪名只有一项,即受贿罪,金额为“千万级”。

另有知情人告诉本报记者,刘铁男的案情中,关键人物是商人倪日涛,主要指控内容涉及刘铁男为配偶和儿子在倪日涛的企业中牟取不法利益。

高官、情妇和商人的往事

祖籍山西祁县的刘铁男,1954年出生在北京,毕业后即进入国家部委工作,仕途一帆风顺。

1996~1999年,刘铁男担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经济参赞期间,结识了同在日本的一名徐姓女子。根据发改委此前的内部通报,刘铁男包养的两名情妇之一,便是徐某。

刘铁男不会想到,其仕途大反转,便缘自这段在日本的风流韵事。

十几年后的2012126日,财经媒体人罗昌平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刘铁男,举报内容大致涉及生活作风、学历造假和巨额不明收入等问题。

罗昌平获取的这些爆料,均来自因利益关系与刘铁男反目的徐某。徐某通过越洋电话向罗昌平爆料,有时打电话直到罗昌平的手机发烫。徐某还向罗昌平等记者提供了诸如与刘铁男的合影照片、公司资料等物证。

伴随着举报,夹在徐某和刘铁男之间、被视为刘铁男政商同盟的重要商人——倪日涛开始浮出水面。

 根据公开报道,倪日涛有“一个极富胆色的计划:在国内银行贷款2亿美元以上,收购一家加拿大企业的资产。鲜为人知的是,在他赴加重组以前,标的资产其实已被其控制的境外公司提前收购。概而言之,这是一场涉嫌以项目撬动银行资金,‘自己收购自己’的跨国资本游戏。相关人士的举报,令这一几欲实施的‘左右互搏’之举终止”。

上述报道称,“中国一名官员以政府信誉为其背书”,其妻儿在倪日涛的公司中有股份。这名官员即为刘铁男。

罗昌平举报称,20036月,倪日涛在加拿大卑诗省注册成立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为:倪日涛90%、郭静华10%,双方共同担任公司董事。后者本是某国家局的处级干部,她于200512月将股东及董事的身份变更为自己的儿子刘德成。郭静华的丈夫、刘德成的父亲,正是刘铁男。

举报内容曝光后,倪日涛曾对本报记者称,都是诽谤。

“我和他(官员)没有业务往来,他也没有批复我任何项目,银行贷款我都没有贷到,贷到也是正常合法贷款。”倪日涛还否认往刘铁男账户打钱。

但倪日涛并不否认,他与刘铁男相熟,且其儿子也确曾在自己的公司上班。

对于加拿大绿色资源有限公司的股权结构,倪日涛表示,这其中确实有刘德成的名字,但是个小股东(10%),因为是贸易公司,也没多少资产;并且已经退掉了股份,现在也已经没关系了。

 与此同时,倪日涛与徐某之间也不干净。

倪日涛此前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证实,徐某曾在自己的公司工作,系刘铁男介绍。

按照倪日涛的说法,他与徐某陷入了法律纠纷。“她现在走了,我已经起诉她了。”倪日涛说,“她偷了不少资产。”

时至今日,一场掺杂着高官、情妇、记者、商人等诸多戏剧元素的故事,其进一步的细节将在开庭时向世人揭晓。

傲慢狂人手中的审批大权

查阅发改委网站可以发现,自201212~去年2月底,即刘铁男在能源局局长任上的最后3个月,新审批的能源项目不完全统计在50个以上,涉及水电、风电、煤矿、热电厂、油气管道、电网输送项目等。当中既包括能源央企的投资项目,也有地方政府的规划项目。

这被视为刘铁男最后的疯狂。

据中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刘铁男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本人及其亲属收受巨额钱物;违规为其亲属经营活动牟取利益。

据知情人士介绍,其配偶和儿子既有通过诸如入股倪日涛公司的方式牟取利益,又有直接收取巨额“好处费”的方式。刘铁男则在其间为倪日涛等公司和其他行贿者,在项目审批上给予“照顾”。

有媒体报道称,刘铁男及其家人累计非法所得高达1.5亿元。据此,本报记者向知情人求证得知,上述金额并不属实。但刘铁男受贿的主要动因,确系其手中的项目审批权力。

过去一年多来,关于刘铁男受贿的具体数额,还有传闻称其拥有25个银行账户、1900万澳元存款、9公斤金条和25只罕见钻石,总值超过8.7亿元人民币。

8.7亿这个数字我没有听官方讲过。”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张国宝曾是刘铁男的同僚,他在去年对媒体说,但刘铁男违纪的事实确实是存在的。

张国宝还说:“过去我们对这个人的了解,就觉得他非常高傲,而且刚愎自用,对基层的情况基本不大了解,因为他长期没有在基层工作,对于基层的一些实际情况也不是非常了解。”他认为,刘铁男“本身的思想修养,各方面对自己的要求不严格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关于刘铁男的“高傲”,有退休官员对媒体回忆称,刘铁男曾说:“人家请咱们,咱们不要出去吃喝,副省长请我,我根本不理他们,如果要是书记、省长请我吃饭,我觉得这个面子还是得给的。”

谈及刘铁男时,一位与他有过多次接触的能源系统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说,刘铁男的脾气的确很大,但他在中国能源领域中也的确做了不少事情。“他有一定的能力,如果不是这样,他是不会爬到这个位置的。”这位能源系统人士说,“他犯了错是另一回事”,对此表示遗憾。

上述能源系统人士还补充说,“拜金主义”最终导致了一些类似刘铁男这样官员的落马。

继刘铁男之后,在能源系统的最近一轮反腐风暴中,国家能源局有4名官员相继落马,分别是副局长许永盛、核电司司长郝卫平、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目前,他们已经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对于这些官员落马的原因,有接近国家能源局的人士和业内专家此前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这背后都是项目审批大权在作祟。

  对此,上述能源系统人士向本报表示,“我们不应该把刘铁男和国家能源局画上等号”,应该分开看待,而且做人必定有错的一面,也有对的一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机会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8-2009 GZCOFC.COM All Right Reserved.贵州商会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贵州省工商业联合会 承办单位:贵州惠智电子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技术支持:思维(CMSware)
经营许可证编号:黔B-2-20040001
电子出版物制作许可证:黔新出电子准第007号 互联网出版业务许可证:黔新出网版准字第021号
为了您能正确浏览本站请使用1024*768 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站